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

销售热线:客服qq53078898

联 系 人:主管qq53078898

娱乐网址:

集团邮箱: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新闻 >

裁员风波下百度能否王者归来?

时间:2022-01-13作者:admin浏览:

摘要:数据显示,到今年上半年,百度的MAU(月活跃用户)突破6亿大关,但DAU(日活跃)和用户的停留时长却止步不前。媒体认为,百度的活跃用户增长已经达到了天花板。百度执行副总裁沈

  数据显示,到今年上半年,百度的MAU(月活跃用户)突破6亿大关,但DAU(日活跃)和用户的停留时长却止步不前。媒体认为,百度的活跃用户增长已经达到了天花板。百度执行副总裁沈抖在接受采访回答关于日活和用户停留时长问题时回答:

  如果经济模型只能靠花钱砸MAU,而DAU增速跟不上来,这种模型长期肯定会出问题。根据我们以往复盘的经验来看,我们每次都低估了自己的ROI(投资回报率),时间拉长一点,我们用户的贡献是高于最初的预期的。

  老巨头,遇到了新问题。对百度来说,相对于其他同阵营的老牌互联网企业,比如以电商为核心的阿里或者以社交和游戏为核心的腾讯来说,百度的商业化想象空间有限,从成立至今,百度都被视为一家“广告公司”。在搜索这个板块,百度可变现的方式非常单一。

  2017年的时候,百度提出“all in ai”,这注定是一条漫长的征途,无论人工智能还是自动驾驶,短期内想要成为新的主力增长曲线,几乎不可能。

  百度的重心和未来,是无人驾驶业务,以及AI为核心的一切。但这二者,都需要百度持续投入,且商业回报缓慢。在百度资金充裕的时代,可以“大手大脚”养着不赚钱的边缘业务。眼下,百度正在低谷期,投钱多挣钱少,战略投入何时是个头?

  另外,从股价来看也不太乐观。从三月份回港二次上市以来,百度的股价几乎已经跌去了一半。12月25日,百度最新股价139港元,较252港元发行价已接近腰斩。曾经的BAT三巨头,当下的百度市值大约是阿里的15.8%,是腾讯的8.88%。

  12月23日,百度曝出大规模裁员。消息显示: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MEG)将裁员,其中游戏部门300多人几乎全部被裁,直播业务被裁员90%,即使是商业化能力较好的财经垂直类直播,也有人被裁掉。教育等业务也有裁员,具体比例不详,不排除MEG其他业务还有继续裁员的可能。有两个离职补偿方案,N+1要求在12月30日前离职,N要求明年1月31日之前离职。

  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MEG)包括了百度App、智能小程序、百家号、百度直播、百度健康、百度网盘、知识垂直类业务与好看视频等各个业务。

  另外还有消息称,百度副总裁、移动生态用户增长部总负责人、互动文娱平台总负责人曹晓冬从百度离开。曹晓冬是百度的老兵,今年2月百度在完成对YY的收购后,他被任命为YY的负责人。为此还为他在广州设立了一间办公室。此外,他还负责百度的直播、好看视频等产品和业务。

  事实上,百度直播、游戏,一直处于边缘业务,知道的人并不多。当下的百度显然需要收缩战线,一方面裁员可以降低成本,另一方面,砍掉一些没有竞争力的业务板块可以更加聚焦主业,减少投资风险。

  从2013年到2017年,百度游戏有过百度移动游戏、多酷游戏等多个名称,其业务模式均为发行运营,也即是替他人做嫁衣,自己挣佣金和提成。2017年3月,百度以12亿元出售游戏业务,巨亏超百亿元。

  今年7月份,百度游戏在上海召开发布会,宣布成立百度游戏新品牌,重组业务团队,发布会上一举公布了23款游戏,其中重度游戏占9款,大部分为自研。

  百度游戏在夹缝之下来回摇摆不定,今年刚刚决定准备重度涉足的时候,却又遇上了政策的限流。自7月22日以来,国家新闻出版署已连续5个月未发布游戏版号。到目前为止,百度发布的23款游戏中,只有一款游戏上线日,百度游戏联合万代推出的新游戏《数码宝贝:源码》,刚刚预约上线。

  游戏圈内人士觉得甚是可惜,《数码宝贝:源码》,在TapTap预约榜排名第一。

  2011年8月及12月,百度耗资4500万美元认购奇艺B轮优先股,并于2012年11月3日收购原爱奇艺第二大股东普罗维登斯所持股份,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数据显示,到2020年为止,百度拥有爱奇艺56%的股份。

  而一直以来,爱奇艺都是亏损大户。2018年爱奇艺纳斯达克上市前后的“成绩单”是:在上市前三年净亏损近百亿人民币后,上市后三年又继续亏掉了300多亿元;股价今年以来跌幅超过80%,不及当初招股价的三分之一。

  据测算,爱奇艺平均每天亏损掉1-2千万人民币。从爱奇艺公布的财报数据看,爱奇艺烧的钱,主要都亏在各类影视剧综艺节目的版权费上。爱奇艺副总裁耿晓华也曾公开表示,爱奇艺初创时,买一部剧版权仅花一万,如今动辄上亿。

  2020年11月16日,百度与欢聚集团订立购股协议,同意收购JOYY在中国的国内视频娱乐直播业务(统称‘YY直播’),总收购价约为现金36亿美元。36亿美元的收购金额是百度成立以来收购金额最高的一起收购案,而收购之后的YY亏损惨重。

  2021年3季度,百度投资亏损了189亿,登上了“投资亏损榜”Top2,仅次于腾讯。

  除了爱奇艺之外,投资快手也大幅亏损。快手股价的大幅下跌直接重伤了百度。根据快手发布的Q3财报显示,经调整亏损额48亿。

  在自主业务的赚钱能力上,百度的表现比较“拧巴”。百度自主业务的收入来源非常单一,主要来自于广告。

  11月17日盘前,百度发布了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第三季度,百度实现营收319亿元,同比增长13%;归母净亏损165.59亿元,上年同期归母净利润达136.78亿元。此前百度在二季度亏损5.83亿元。至此,百度已连续两个季度亏损。

  从收入结构看,来自百度核心的收入为24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在线%。但收入成本是161亿元,同比增长26%,主要是由于相关的流量获取成本、内容成本和销售成本增加。

  据财报显示,百度始终坚持着高度的研发投入,2020年百度核心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达到21.4%。此次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百度研发费用支出62亿元,同比增长35%。

  高度的研发费用或者对外投资,是一种“战略性的亏损”,目的都是在赌未来,但问题是,需要考虑的是,这些投资何时产生良性的回报?百度定位为一家技术企业,技术要转化成商业收入需要产品和成熟的应用场景,当下的百度还等得起吗?

  早在2016年9月1日举行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就对外宣布人工智能是百度核心中的核心。2017年,百度喊出了“All in AI”的口号。也是在这一年,百度整合L3及L4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整合包括NLP(自然语言处理)、KG、IDL(深度学习实验室)、Speech、Big Data等在内的百度核心技术成立了AI技术平台体系。

  “All in AI”口号刚一喊出就遭到了外界的调侃和嘲笑,外界多认为这是百度在移动互联网失利后的无奈之举。

  人工智能可以分为“狭义AI”(Narrow AI)和“广义AI”(Strong AI)。“广义AI”是使用相同的算法来解决一大类问题的系统。原则上,“广义AI”系统可以学习和适应以解决新的、不可预料性的变化问题,而无须人为干预。“狭义AI”系统使用特定算法来解决特定问题,如下棋、识图等。

  目前几乎所有能见到的做人工智能的公司大部分都是在做“狭义AI”。“狭义AI”只解决一个问题,或者解决一个到两个比较窄的问题,下围棋、打牌或者开汽车都是“狭义AI”。

  “广义AI”是人工智能发展的长期目标,其真正实现至少还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张钹更加保守。他认为,目前人类基于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在技术上已经触及天花板。从狭义AI向广义AI突破,对目前的人类来说,需要巨大的时间,甚至需要颠覆性的,革命性的创新。

  今年8月18日,百度召开了“百度世界大会”,李彦宏现场展示了百度Apollo“汽车机器人”,声称其具备L5级自动驾驶能力,无需人类驾驶,甚至可以比人类驾驶更安全。

  同时,百度还发布了自动驾驶出行平台“萝卜快跑”,称百度无人车已先后在长沙、沧州、北京、广州等四个城市“开跑”,预计3年之内会有30个城市接入“萝卜快跑”服务。

  据媒体报道,Apollo萝卜快跑2021年下半年的累计订单将会突破27万单。这一订单量,全面超越Waymo(谷歌旗下的一个自动驾驶项目,2016年独立),登顶自动驾驶订单量全球第一。

  据百度官方的计划,萝卜快跑的商业化路径,首先落地在人车混行较少、路况相对简单的示范园区,先跑起来,再慢慢拓展。比如,在上海,开放的示范应用路线个试乘站点,逐步扩大无人车服务的地域范围。

  11月10日,交通运输部下发了《关于组织开展自动驾驶和智能航运先导应用试点的通知》,决定组织开展自动驾驶、智能航运先导应用试点。

  但是,要实现大面积商用化的自动驾驶,需要满足太多的硬性条件,比如政策许可、相应交通法规的出台(如果违章算谁的)、城市布点的密度、泊车位置、安全保障、投入成本等等。而且对自动驾驶的消费意愿和消费心理还需要长时间的引导和培育,自动驾驶对比与共享出行之间的优势在哪里,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所以,对自动驾驶这件事情,商用、盈利,从目前来看,还比较遥远。但是,从目前各家发展AI的决心、投入成本和综合技术实力来看,百度确实领先一筹。

  从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高盛、巴克莱等多家华尔街投行均在研报中将百度AI业务独立估值。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发布后,中金也给予百度旗下自动驾驶平台Apollo独立估值,认为其迎来商业化加速,独立估值达539亿美元。

  十二月中旬,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织架构及高层人事变动,相关业务部员工与资产已陆续由百度集团相关主体公司,转入百度全资子公司。其中,一些商业化部门开始需要制定并完成年度营收指标。这意味着,在进行多年投入后,百度对自动驾驶、智能汽车部门业务赚钱能力的要求也正在提高。

  另一方面,百度在AI领域的技术积累,对公关服务和其他企业的赋能也有所建树。

  李彦宏在Q3的财报中表示,“百度正在通过我们对人工智能的承诺为消费者、企业和公共部门带来创新”。此外,他还说,“我们的 AI Cloud 正在帮助企业更好地服务客户,更快、更高效地行动。我们正在构建百度 Apollo 智能交通和智能驾驶,以缓解交通拥堵,加速向电动汽车的转变并减少交通事故。”

  另一方面,百度智能云增长快速。三季度财报显示,百度核心中非营销收入(即广告收入)的占比已由一年前的15.7%上升到了21%。据IDC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百度智能云在中国云市场占比63%。而百度智能云增速居“中国科技公司四朵云”第一。

  百度想要赢得未来,首先得让自己在这三五年内好好活下去,一方面收缩战线,砍掉本身内部那些毫无知名度和竞争力的“边缘业务”;另一方面对外部与“All in AI”不相关而且持续亏损的投资业务更需要及时止损,当断则断。

  把有限的资源用到最核心的领域,并且最大限度地以“边打边赢”的战略实现商业化的变现,以这样不断积累单点突破的模式,百度才有可能重新王者归来。


友情链接 : 百度百科 百度百科